~( ̄▽ ̄~)~花月賤

论自我观点

      我记得我暂退了快两个月了,圈子里怎么还是这样乱,当初我就是因为曦澄圈里挂人坏事的人太多,想等段时间再来的,结果今天早上刚进去就是一堆挂人的,我想问你们,你们挂人为什么要打曦澄的tag这和圈子有什么关系,我记得我曾经看到好多次,要退圈打“曦澄”,要挂人打“曦澄”,连吐槽都打“曦澄”,我不是要站在别人的那一边,而是我们圈子的有些人实在是小孩子性子。你退圈是自己的事,你可以发声明,我暂退的时候也发了,但我没打任何tag,能看见说明你在乎我,看不见也无所谓;还有挂人之事,自己挂人为啥要打“曦澄”,你是闲曦澄圈还不够乱嘛,自己的私事就私下去处理,私聊不就好了,挂人有那个必要吗,清者自清吧。
我希望圈里的人能友好相处,不要每天都给圈子招黑,有外敌时我们可以一起抵抗,但我不希望看到圈内自己人起内讧。
此声明只是个人观点,不涉及任何人,如果你非要对号入座,那请私信我,我给你解释。
谢谢理解吧。
注:不打tag。

今天是5月31日。
今天兰州很热。
现在是北京时间14:00。
现在是英国时间:7:00。
我不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是否已经结束,但我在兰州祝今天结婚的那对璧人幸福快乐。
沈肯尼♡沈煜伦,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一生幸福安康。

大家好,由于我个人的原因,所以决定退圈一阵子,时间不定,但请大家放心,我回来以后一定会加油更新的。

那些记得我和喜欢我也喜欢莲花欲落的小可爱们,我会想你们的。
晚安~

莲花欲落

爆字数的一章。哈哈哈
@残疾女生
小可爱们,520快乐。么么哒。

第五章

正文:

湿冷的风凌冽的吹着,使人浑身都感受到那侵入内里的冷。今年的新年虽然来的较往年迟一些,但这也不能影响人们对新年的期待,不能冷却今年带来的热闹。
年前,江澄本是在虞家待产,但由于新年的到来,江澄也在新年来临之前回了江家。莲花坞大多数人都会在新年来临之前回家去过年,但总有些不能归家或者无家可归之人留在莲花坞内打理新年里的事务。在除夕这一天晚上,留在莲花坞的人都会聚在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等江澄贺祝词后,一起守岁。
今日,本该是热闹和幸福的一天,虽说往年江澄在祝礼结束后都会自己在祠堂待一整夜,但江家人都知道宗主在今日不会发火也不会处罚他们。但今年江澄竟连祝礼都未出席,这样的反常让江家人都有点不知所措,因此他们在子时拜祭过后便去歇息了。
江家祠堂里,一人坐于蒲团之上。那人虽是随意坐着,但背影却透露出一股坚决之意,这人便是连新年之宴都未出席的江澄。他坐在蒲团上说着过去一年莲花坞的发展。顿了一会,他又开口道:“父亲母亲,孩儿怕是不能再打理江氏了,但我已为江家铺好了后路,我决不会让它败于我之手;阿姐···姐夫,金凌这一年来长大了很多,他已经能把金氏族打理的很好了,而且还分化成了天乾,只是我不能看着他成家啦;魏无羡也挺好的,去年年初结了新丹。”江澄说着说着感觉坐的有点累了,望了望门外,发现已过了子时,于是打算去休息,毕竟还有一月就要生了,自己的身体也到了极限。他撑起自己,直跪下:“父亲母亲,我不后悔自己这一生的所作所为,且我觉得我也对得起江家,对得起你们。(只是我怕只能对不起蓝曦臣了。)希望我下一世能投身都一户普通家庭,不需要为家族牺牲自己一生,能平安幸福便够了。父母在上,这应是儿子最后一次来拜祭你们了,望安好。(也希望他能安好。)”江澄说完之后,双手合十,行了个简易的跪拜礼,便起身走入了黑夜中。
除夕夜,云深不知处内由于宗主面壁思过,含光君携道侣外出,因此蓝氏也只是由蓝启仁简单主持了祝礼便草草结束了家宴。蓝启仁在宴会结束后,转去了寒室。走到屋外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叩了三叩。蓝曦臣本在屋内抄写乐谱,听见叩门声,边走边想:会是谁在除夕夜来寒室。打开门见外屋是蓝启任,蓝曦臣连忙将其请进屋内,开口到“叔父,今日来可是有何事?”
“曦臣,难道……真的除他就不行了吗?”
“叔父,曦臣此生非他江晚吟不娶。但求叔父成全侄儿吧。”
“唉,叔父想了,昨夜梦到你父亲,他对我说‘启仁,只要曦臣和忘机幸福就够了’。我也老了,只要你们好,我也便能安心了。”
“叔父,谢谢您对我和忘机的好;谢谢您这么多年来为蓝家做的。”蓝曦臣直直跪了下去,拜了三拜。
“叔父走了,你明日去江家看看吧。早些休息吧。不用送了。”
蓝曦臣望着蓝启仁离开的背影,忽然觉得他的叔父也已不再年轻了。
昨夜,江澄回了房之后便一直感觉肚子传来阵痛,他以为只是晚上未食而胃里难受便未曾多在意。直至,第二日卯时,腹内传来下坠感和有规律的宫缩,疼痛也越来越明显,且江澄发现自己床铺上有血。这让他想起之前虞倾木说过的生产现象,忽然疼痛加剧,江澄忍不住叫出了声。
“宗主,你怎么啦?”
“去请虞医师过来,快去。”“是。”
江澄能感觉到自己快要生了,他忍着即将破口而出的呻吟,下腹的坠感和疼痛让他慢慢脱离了意识,还好虞倾木及时赶到,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阿澄,你感觉怎么样,还有力气吗?”
“倾木大哥,我好疼,好疼。我感觉孩子要出来了。”
“好,阿澄,你先调整呼吸,我看下你宫口开了多少。”
“不要,不可以。我自己来就好,你告诉我怎么看。”
“那好吧,阿澄,你把手指放进你的穴口,试下能放几根手指。”(阿澄,这个时候你都不愿让我碰,我还真是自作多情啊。)
“八指。”这简单的动作江澄却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
“不够,阿澄,你必须要开到十指才能生产。”
“倾木大哥,不行,等不了,我能感觉到孩子他捉不住灵力了,灵力在散开,这样下去,孩子终会死在我腹中的,本来我也只剩一个月了,我怎样都没关系,一定要保住孩子,就当是阿澄求你”。江澄觉得不知为何就是不想独剩蓝曦臣一人在这世上。
“阿澄,你可想好了,只要开始生产就不能停下了,而且你还未到生产时间,这可能会要了你命。虞倾木边说边扭过头去不在看江澄那坚决的眼神。
“倾木大哥,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但我对你只能对不起啦。我只当你是大哥,希望我走后,你能找个爱你的人过完下半生。开始吧。”(蓝曦臣,我终是等不到你了。希望你可以好好对他。)
正打算赶往莲花坞的蓝曦臣,忽然感觉到心口猛地一揪,他好像感知到了什么,迅速御剑赶往了江家。他祈祷:希望是我的错觉,不会有事的。阿澄,你等我,我来了。
“泽芜君。”江氏门生看到蓝曦臣从朔月下跳下来,有点迷茫的开口。
“江宗主呢,我有急事要见他。”
“宗主,在他的卧房,我去帮你通报。”
“你直接带我过去就好,麻烦啦。”
“那好吧,泽芜君你跟我来。”蓝曦臣虽然来过江家,但却从未去过江澄的卧室,如果不是他内心的惶恐让他一刻都等不了,他怎么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蓝曦臣边走边祈祷,希望是自己多想了,希望江澄没出什么事。
“宗主,泽芜君前来拜访,说有要事相商。”
蓝曦臣走到屋外闻见淡淡的血腥味,他开始害怕,他不敢破门而入,他怕见的是江澄的最后一面。
“阿澄,恭喜你产下少宗主,是个男孩。”
“好,倾木大哥,蓝曦臣是不是来了,请他进来吧,我有话想对他说。”
“好,阿澄你躺好,我去请他进来。”
虞倾木把孩子放在江澄身旁,低身吻了下江澄的额头,最后深深的望了他一眼,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
“泽芜君,阿澄的时间不多了,而且他很虚弱,你今天见他可能就是最后一面了。你进去吧。”虞倾木说完以后慢慢走出去。
蓝曦臣听见‘最后一面’时,感觉心好痛但又无能为力。他疾步走到江澄床边,看着那个自己爱的人,面色苍白,虚弱无力的看着自己,蓝曦臣终于。
“晚吟,这不是真的对吗,我们会长久的对吧?”
“蓝涣,你听我说,这是我们的孩子,我把他交给你,希望你好好抚养他,让他快乐的长大,要多夸他,多陪他,等他成年之后你就把江澄传给他,在这之前,江家就又你和金凌打理了。还有,告诉魏无羡,我不怪他,也不恨他,如果他有空的话就回江家看看吧。”江澄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但他总觉得还有什么必须要说的。
“晚吟,你会好好照顾他的,他要陪我一起照顾,如果孩子长大问我他是谁生的,你让我怎么说,所以你坚持住,你会好起来的。我会救你的。晚吟。”
“蓝涣,我不后悔那一夜和你一起,也不后悔为你产下一子。所以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因为是你,所以我不后悔。蓝涣,好好照顾他。”
蓝曦臣记起他好像有次受伤,叔父给了他两颗可以暂时保住性命的药。他急忙在自己的乾空袋找出药,让江澄吃了下去,他感觉到江澄慢慢呼吸平稳了。他走出门去,看到守在屋外的江总管:“麻烦你们好好照顾江宗主和孩子,我需要回蓝家一趟。我暂时保住了他的性命,你们不用担心了。如果我半月后未归,你就去金陵台找金小宗主,让他去蓝家找含光君。”
“谢谢泽芜君。谢谢您。”
蓝曦臣回到云深不知处后急忙走向藏书阁,途中连给问候他的门生都为理会。蓝启仁听闻蓝曦臣回来后急忙去了藏书阁,猜测江家发生了什么事,便也去找了蓝曦臣。
蓝曦臣在对自己叔父说完发生的事后。蓝启仁叹了口气说到“曦臣,你想救江宗主,也不是没有办法。”
“恳请叔父告诉侄儿,再难侄儿也要去。”
“有记载说过,那蜀地有一颗树,那书百年开一次花,这花可治所有病。这树好寻,只是途中困难重重,更何况蜀地很少有人进入,距离上次记载正好三百多年了,而且这花开也是需要时机的。”
“叔父,恕侄儿不孝,如果侄儿半月后未归,您便召回忘记,把宗主之位传于他。”蓝曦臣拜了三拜,说到。
半个月后,蓝曦臣带着一支花回来了,他满身伤的跌落在莲花坞外,对发现的江氏门生说:“把这个用灵力化开给江澄服下。”
正好这日金凌来莲花坞看江澄,却未从想,见到的会是虚弱无力,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江澄,只有微弱的呼吸才说明他是活着的。“舅舅,你起来啊,金凌以后会听话的,舅舅,别丢下金凌一人。”
“金宗主,泽芜君让把这个用灵力化进宗主体内。”
“快拿来。”金凌行完事后,感觉到江澄虽然未醒,但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便想起蓝曦臣。于是问到“泽芜君呢?”
“泽芜君他受了伤,已经送去客房,虞医师已经过去治疗了。”
三日后,蓝曦臣收到蓝启仁的回信,江澄虽然服了药且恢复良好,但由于他之前大肆使用抑制清洵的药且强行早产生子,因此能不能醒来只能等了。
“金宗主,现在晚吟他需要有人照看且留在江家又容易引起混乱和门生的恐慌,且不如我把晚吟和孩子都接去蓝家,由我亲自照顾,对外便宣称‘江宗主,闭关’,可好?”



莲花欲落

看见好多小可爱求第三章,因为第三章是残疾女生太太写的,所以在我的主页找不到,在这里附上链接,方便各位小可爱观看。
链接:
http://canjinusheng.lofter.com/post/1effcbf5_12a6a81b

莲花欲落

      第四章

正文:
“ 可方便告知为何吗?”蓝曦臣犹豫一会说到。
  
   “抱歉泽芜君,这恐怕……。”主事一脸愁容的说。

   “那我改日再来拜访,多谢。”

   “泽芜君慢走。”
   
   蓝曦臣边御剑边想,为何江澄不见客;主事提到江澄时又吞吞吐吐;那晚的人会不会是江澄;若否之,那个地坤到底是谁?他发现目前所有的线索都系于江澄身上,只有见到江澄问清楚才能知道一切。内心的疑问和困惑促使蓝曦臣调转了方向又去了江家,不过这次他不打算从正门进入。

     他隐匿了气息来到莲花坞上空环视了一圈,找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打算为了自己,为了内心所求的真相,为了江澄,不顾家规一次——翻墙进入莲花坞。虽然这有损形象和蓝家,但这是目前蓝曦臣唯一能想到的最快的进入办法了。运起灵力,迅速进入。

     入了莲花坞之后,蓝曦臣才发现他不知道这是何处,江澄又会在哪里。看来只能切走切看了,只愿他能快点找到江澄吧。他凭着对莲花坞的为数不多印象小心的寻找,走了不久,他发现江家门生好像都一脸小心谨慎的样子。绕过一个亭子后,他看见那个经常跟着江澄的医师端着药碗转过了回廊。蓝曦臣想:既然能跟随江澄出入各大场所那在莲花坞必定是有身份的人,跟着他应该就能找到江澄,就算找不到,也能问些线索。于是蓝曦臣跟了上去,没一会便看见那人进了一间屋子,匿了气息,躲在暗处想等那人出来问清楚。
   
    蓝曦臣在屋外听出里面说话的人是江澄的声音,便靠近了一些。忽然蓝曦臣听见屋内传出争吵声,但传出来的话却让他大惊失色。他慌忙的逃离了莲花坞。如果现在有人看见他的样子,一定会想:这还是那个温润如玉,君子无双的泽芜君吗?
   
    蓝曦臣两眼无神的走到一片湖前,莲花都落了,现在的湖塘中只剩落叶残枝。微风带起他的衣摆,也带他走入那曾经的悸动。
   
    蓝曦臣想起他初见江澄时:他和那人只有一句话的交集——云梦江晚吟。他和所有人一样眼光都集中于那个欢脱之人,而使他身边的江澄暗淡了不少。
    
     而后那二人同去除水祟,他虽一直顾于大局,但却也发现有一人不似魏无羡那般跳脱,一直认真专注的对付水祟。那人便是江澄,他知他的一丝不苟。结束后,魏无羡把要来的枇杷抛给江澄,那漏出的一点笑容,蓝曦臣记得自己当时想的是:世间怎会有笑如此好看的男儿。

    于是他总是在背后悄悄关注着这个人儿。直到后来蓝家失事,他慌乱中压下对这个的思念。一直到围剿乱葬岗结束,他闻:世人口中江澄时如何变的阴鹜、不近人情。偶尔在清淡会上见到也只是短暂的交流,他只知他眉头紧蹙,再也不会笑了。

    蓝曦臣想起曾经在那段最灰暗的日子是那人的笑支撑着他,他希望可以在见到那个淡淡的笑,那个带笑的人。他之前不明白自己内心为何会希望那夜之人是江澄。原来自己对那时的他竟是那样的心思。内心一直压抑,但却从未放弃。他心悦江澄。
   
    明白过来的蓝曦臣想起他听到的对话:江澄有了身孕,江澄是个地坤,江澄就是那晚的人。这次他希望自己能抓紧。
     
     想明白的蓝曦臣打算再去一次莲花坞不过这次他是要去和江澄表明心意,希望他能接受他。
    
      江澄和虞倾木商量,江澄人多口杂,且拜访人较多,且江澄无妻子,若4个月后产下子嗣不好堵住悠悠众口。而且江澄本当初和虞家结为联盟就是希望以后有用武之处,正好等这次可以派上用场。因此江澄决定去虞家待产,对外宣布——闭关。此事早已定好,今日便打算去虞家看看。

       蓝曦臣再次来到莲花坞外,他因进不去而在门口苦恼。江澄正要去虞家,看到门外的蓝曦臣正想绕道走,“江宗主,姑苏蓝曦臣前来拜访。”江澄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希望他不会看出什么。

      “蓝宗主,不只今日来我莲花坞有何事?”江澄走上前去,蹙眉问到。

      “江宗主,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曦臣有要事相告。”

       江澄看向蓝曦臣,他依旧是那副举世无双的样子,与探子传来的极不相符。冷笑一声:“哼,希望蓝宗主所述之事真的很紧要。”
 
        两人来到湖中一小亭中,江澄背对蓝曦臣“说吧,蓝宗主找我江某有何要事。”

        蓝涣看着江澄瘦弱的背影,心中不免心生难过,暗暗想到:以后一定要把你养胖些才好。正当江澄以为蓝曦臣不会开口时他忽然感觉蓝曦臣走近了,近到好像要贴上来一样。蓝曦臣张开双臂虚环上江澄,轻轻开口道:“晚吟,我心悦你,我知晓你乃为地坤,但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也知那夜之人是你,让我照顾你可好?”他感觉到怀中人微微一颤。

      江澄转过身,抓住他的衣襟低吼道:“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晚吟,你放心。除了我没人知道,我是不小心听到你和虞医师的对话才知道。”蓝曦臣握上江澄的手“晚吟,我从见到你的第一次便心悦于你,晚吟,和我结为道侣吧?”

      “蓝宗主,怕是高看江某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对于蓝宗主若说的事情,很抱歉,恕我不能。一是:我不喜欢你。二是:蓝宗主所说的有关那一夜之事,很抱歉我并不知晓,只怕是你蓝宗主做了一个梦吧。三是:我虽为地坤,但我却不需要依附任何人。蓝宗主,希望今日之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也就当耳风过了。请回吧。来人,送客。”

       蓝曦臣知晓今日怕是无望了,便对江澄说句,等我,晚吟,我一定会再来的。便回了云深不知处,打算先说服叔父,在慢慢和江澄培养感情,毕竟他们还有好多年可以一起走。这样想的蓝曦臣又怎么知晓,这竟是他们在江澄活着的时候的最后一次见面了,也是他唯一一次表述自己的内心。

      江澄等蓝曦臣走后一直做于亭中,回想着蓝曦臣刚刚说的话。江澄也许对他。我并不是毫无感情的吧,但现在说这些都太晚了。“晚了,蓝涣,你为何不早些来呢。哈哈哈,上天,注定要我江澄孤独寂寞啊。哈哈哈”江澄笑着哭了出来。

       “倾木大哥,你准备下,我们明日再启程去虞氏吧。”


  后面的发展都会比较快,希望大家不过很出戏。 @残疾女生

莲花欲落

*感谢小可爱帮我改文。 @若水卿安
*第二章奉上。嘿嘿嘿。 @残疾女生

正文:

          第二章
        原有“含光君逢乱必出”,现有“三毒圣手横扫夜猎场”。  
        江澄知道自己怀有身孕后,几乎是那里危险就去那里。他想要孩子不错,但是他所用的手段却是他往日里最为不齿的方式。他该如何是好?一但这件事情被天下所知,到时候,谁来护着这个孩子,蓝涣吗?本是希望在夜猎的时候不慎流掉那便有了理由推脱,心里也好寻得一丝安慰,也因此便有了三毒圣手横扫夜猎场一说。只是……肚子里的孩子却命大得很,好多次下来,愣是稳稳地在他腹中。  
         此时,距离那件事已经有三个月啦,江澄现在的心态也慢慢平稳了下来,既来之则安之,但安胎药他却从没有喝上一口,不为别的,只当是对自己的惩罚。虽然虞倾木每日尽职尽责给他熬药,但从一开始的直接甩碗扔出去,并告诫他:“再给我这种东西就给我滚回你的虞氏去”。到后来连扔都懒得扔了,也就随他去了。
          直到某天,在一次回云梦的路上,江澄感觉反胃,干呕,重心不稳,差点从三毒上摔了下去。第二天,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告诉了虞倾木,江澄刚用完早饭面前便放下一碗安胎药。送的时间……早了些,他有点茫然的看着虞倾木,眉头微皱,似有不满,只是并没有过多久,与昨日同样的晕眩反胃感复又袭来,看着江澄干呕不止,虞倾木看在面上疼在心里,伸手轻拍他的背部,一面招呼下人把污秽打扫了去。江澄害喜的厉害,这样的情况很糟糕,加上江澄每日操劳,休息也极少,长期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也就不管不顾尊卑之分,趁着江澄体虚无力,硬是端起了桌边的药给他灌了下去。“你这是干什么!”江澄气急,但是身子疲软无力,一时之间倒是不能奈他何。倘若有力,怕是早就一掌将人拍飞了。
        “既然有药可以让自己好受点,为什么不喝呢?”虞倾木难得的严肃,他不是没有看见江澄这段时间反复的糟蹋自己,之所以一直没开口,就是希望他能早点想通。
        “既然要了孩子,就好好的。”
        “可我一看见这药就想起自己当初是怎样失去了尊严得到这个孩子的,你让我怎么心安理得的喝下去。”想到那日一脸温和的蓝曦臣,江澄的心就钝痛。这件事情,皆因他一人而起,那个人……一无所知。
         “阿澄,你还是对自己太严苛了……虞倾木叹气,叫来人:“去备些酸菜饼给宗主带上。”“是。”江澄见状难得的没有阻止。
        虞倾木还是不放心,又叮嘱道:“这段日子会辛苦些,但是饭还是多少吃点,让人给你备了酸菜饼,许能稍微吃下去点。照顾好自己……阿澄。”
           去往天水郡的路上,想起今天吃的酸菜饼,他记得自己平时也不爱吃酸啊,想着想着反应过来:俗话说酸儿辣女,那他这……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江澄强迫自己专心想着今日之事。
         没多久,江澄便到达了天水郡,看着这个繁华的小镇,他想消息来源是不是有误,这里一点都不像是经历过妖物肆虐的地方。于是他打算先去江家的分管所问问。
           起风了,虽然还未到冬日,但已有些凉了。一会,大多数小贩都已开始收拾货物准备回家了,看他们行事匆忙,像是在躲避什么一样。远处一位中年人快步走向江澄,江澄认出那是天水郡江家分所的管理人。
      “宗主,您来了,进去等吧,外面风大。”
      “不用了,这点风还算不得什么。为何街上的小贩见起风了都匆忙的回家了?”
       “宗主,那妖物来之前会起一阵大风,因此这几日小贩们见起风了都会匆忙回家。”
        “哦,既然有妖物那为何还要出门?”
        “回宗主,那妖物虽然大肆破坏,但除却第一日伤了人之外也未曾伤人,他每日只是来街上把街上的商铺都毁坏,且那妖物每日只来半个时辰罢”
         “哦?既然是妖物那必然是要除去的。”刚说完,一阵风刮过,使人迷了眼,但江澄还是看见远处有一只狐狸缓步走来。一眨眼的功夫,狐狸没了,只剩一个丹眼细眉的姑娘,风带起她的裙摆,使她看去纯净无暇。
     ..“宗主,就是她!”
       “既然修成人形,为何还要出来祸乱人世。”江澄道。
        “我乐意,你管不着”一阵轻灵的声音传来。
        “既然你要执意为之,那休要怪我。”江澄掏出三毒。
        “你这人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我只是杀了有罪之人,你却要我的命。”
       “怪就怪你非要执意而为之,你怎么不顾那些商人的辛苦,他们何错之有!”
   ..  “呵……”那女子嘴角流下一行鲜血,面露怒色,化为本形,吼道:“何错之有?我只是喜欢那些东西,他们一个个见我没银两,便打我,还有一人竟妄想迷晕我卖去青楼,我杀了他们又怎样,人的心怕是比我这个狐狸都黑。哈哈哈,他们那是该死!”
        江澄微微一愣。是啊,人心太黑暗。
        那狐狸乘江澄愣神之际,忽然发力用尾巴抽向江澄。“宗主,小心。”察觉到危险,江澄迅速拿出三毒刺向狐狸因侧身而漏出的胸膛,一剑中第。而江澄也因正面使剑而被那尾巴抽中后背,虽到化去不少力道,但江澄看见那尾巴抽向小腹时还是下意识的转过后背护住腹部,脑海中,想的是他腹中的孩子……解决了事情,江澄简单包扎一番便赶回了莲花坞。
        想起之前自己下意识的反应,江澄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微微抬起嘴角,但很快放了下去,只有一年不到了,这孩子,他注定是看不了他长大的了……
          “哎……”江澄长叹一口气,闭上了双眼,脑海不知怎的就浮现出了那人的身影,高挑,风姿绰约,温文尔雅,一尘不染……            
           而他所思之人,此时一手握笔,正欲作画,不知在想些什么,墨汁顺着笔尖滴落于白纸上都未曾察觉。这人微微蹙眉,一身白衣,三千发丝随意扎在身后,额头上绑着蓝家的象征——抹额。泽芜君,光风霁月,一代名士。
           只是,他本该平静的脸上,此时,满是痛苦与无助的神色

莲花欲落

*自从我上次开车后再没有发过文,所以如果这次的文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大家可以私信我指出或者评论也好。
*这篇文是接 @残疾女生 太太的梗,前文链接附上http://canjinusheng.lofter.com/post/1effcbf5_1268c33c
*如果有人想了解整篇文或者对其中的情节有任何的意见或者建议请联系我。
*曦澄圈小透明一枚,文中必有ooc(这是同人不可避免的)望各位看文的小可爱谅解和理解。
*初步设定he(也许哪天我抽风就改成be了,不过应该是he结尾。)
*古风abo设定。文中除了曦澄和后期一点忘羡在不会设计其他cp。
*多谢小可爱帮我改文和我讨论。 @若水卿安

正文:

        第一章

       那天清晨,云深不知处有人看见自家泽芜君跌跌撞撞、失魂落魄的走进蓝家,两眼无神的样子有些让人心疼,但更多的却是疑惑。从那天之后,蓝家便向外宣布泽芜君因夜猎受伤而闭关养病。
六月,云梦满塘莲花齐开,天气虽酷暑难耐却因这人间美景而使人忘却。湖心亭中一人独坐于盛开的美景中,夏凉的风带起他淡紫色的衣袍似是与他诉说这人间天下事,但他却一脸愁容,眼中充满了迷茫,周身散发的冷清让人可望而不可即。这人便是这云梦莲花坞的主人——江澄。距离那一夜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他辗转于金家和江家,他知道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他想尽自己最后的时间为金凌做点什么,为他铺好以后的路,这样等他一年后走了金凌也不会在这个位置上太难做。一个月来的忙碌和内心的担忧终使他不堪重负。昨日,在处理宗务时因一日未进食而晕到在书桌前,还是进来倒茶的下人发现了他并叫来了虞倾木和江总管。在射日之争时分化为坤泽的江澄因为战事的紧张和自己的私心而选择用药物隐瞒了自己的属性,等乱葬岗围剿结束后,江澄在一次夜猎中受伤,由于当时伤势比较严重而距离最近的宗室便是虞家,而云梦本和虞家就是亲家,云梦的弟子便把自己宗主送去了虞家疗伤,虞倾木是当时百家最好的医师之一,他诊断出江澄是坤泽且告诉了虞家家主,虞家本不算小门小派,但射日之争之后却没有了原来的地位,因此等江澄醒后虞家现任家主虞竹便和江澄商量:江家和虞家结为联盟,虞家会为江澄保守秘密并且由虞倾木为江澄配药且跟随他,而江家要帮助虞家恢复虞家之前在百家中的地位。虞倾木后来一直是江澄的专属医师也一直陪着江澄,虽然在开始时江澄怀疑过他是虞家派来监视他的,但后来江澄帮助虞家恢复地位之后发现他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江家之事,这种猜疑也就慢慢淡了,而且虞倾木十三年来一直尽力为他配药也没有把他是坤泽之事说出去并且这些年来一直尽心尽力陪着他,所以后来江澄也当他是自己的心腹,且虞倾木对于管理家族之事也有一套自己的见解,这也使他们成为了君子之交。其实,这些年来江澄明白虞倾木对他不仅是君子之交如此,但江澄心里明白自己对他之是朋友仅此而已。当时江澄醒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外室虞倾木正在和总管交代着。江澄起身想喝水但由于浑身无力不小心碰到了桌角,巨大的声响打断了交谈中的两人,虞倾木对总管说:吩咐厨房,把熬好的粥端来的同时走入内室。“阿澄,你醒了,要喝水嘛,你躺着我去拿。”虞倾木把水递给江澄的同时观察着他的脸色,发现他除了有点虚弱外并外其他不舒服的地方,而且也没有蹙眉。他想着这件事江澄迟早也必须要接受和知道,反正这本来也是他说期望的早些知道也能更哈的适应和想出要怎样才能瞒过天下百家。“倾木大哥,有什么事你直说就好,我能抗的住。”看倾木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江澄说到。虞倾木犹豫了一下张口说:“阿澄,这是你当初所最想要的结果嘛,是喜脉。”“倾木大哥,你说什么,我没懂,谁是喜脉?”“你。江澄,你有了,已经半月有余了。”江澄跌坐在床上“倾木大哥,给我一碗药,我不想要他,我还没有准备好。”“阿澄,你一个月前不正是因为想要个孩子才······,你确定自己想好了吗?”“恩,别问了,给我一碗药。你先出去吧,待会让人把药给我,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等虞倾木出去后,江澄才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想起那个纠缠了他一个月的噩梦;他记起一个月前自己的顾虑。他想为江家留下一个继承人,他想为金凌留下一个亲人,他想给自己活过而留下点证据。“宗主,虞医师给您的药。”“放下出去吧。”江澄看着这碗黑糊糊的堕胎药,闭上了眼睡下了。等他醒后,看了一眼那碗依旧放在桌上的药,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起身穿上了外衫,束好了发,端着那碗药除了卧房门径直走向那盛开的正好的莲花塘整个连碗一起倒入了湖中。江澄看着满塘的莲花,他知道这是自己的选择,虽然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和唯一的选择,但这是对江家和金凌最有利的选择,他可以不在乎自己以后会怎样,但他希望江家可以长存,金凌可以有个伴。一人独立于湖边,美景中的屹立。
江澄回想起昨天自己的思量虽心中不甘于这样做,但身上的责任使他注定不能按自己所思所想和所愿意的去活。心中的坚定使他脸上的愁容也渐渐散去,抬头望向北方,不知那人知道这件事后会怎样,但那时我怕也已经不存于人世了吧!

江澄周边同款发带
好喜欢。
好喜欢他们哦,因为喜欢他们,所以生日选了这条发带。
上面有点云纹,算是蓝家的标志吧。(不要脸的打上tag)。
希望曦澄圈越来越好,太太们产的粮越来越多,希望自己赶快写文,哈哈哈。
爱曦澄。

【曦日晚吟】结婚纪念日

前沿:
性质,活动文,[曦日晚吟]群活动
活动主题:曦日晚吟[h地点30题]
活动群:澄欢曦下,群号:244162067。
发帖形式:链接。
活动组织人: @呦呦鹿鸣

想说的话:  因为lofter上的敏感词比较多,所以决定用链接发送,希望大家能理解,谢谢。
祝大家,光棍节快乐,有对象的虐狗,没对象的赶紧找。
本人是第一次发文,文中若发现漏洞或有疑问,可在评论中直接提出或私信我,欢迎大家捉虫。下面是链接:https://pan.wps.cn/l/sedd00p链接打不开,可以在评论中找,我会在评论中发一下。希望你们会喜欢。太太,发文啦。

本文h地点:汽车引擎盖。

打不开链接的小可爱,可以搜一下我的微博——花月賤19005